一个多月前,他曾前往武汉华南海鲜市场采购,之后便出现发烧、咳嗽等症状。一开始,医院按照感冒治疗,但病情未见好转。后经诊断,张先生被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

张先生是新型冠状病毒首批感染者。经多日治疗,1月15日,他出院与家人团聚。近日,疫情扩大、病例增加,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令江城武汉备受关注。

截至1月23日24时,国家卫健委收到29个省(区、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830例,其中重症177例,死亡25例。

1月24日,武汉版小汤山开建,上百台机械同时作业。竣工后,此地可容纳1000张病床。而这一天,正是大年三十。

从疫情爆发至今,武汉经历了最漫长的25天。对于武汉人乃至全国人民,这注定是一个不一样的春节。

经常去该市场采购进货的武汉餐饮店老板张先生是首批感染者。“咳嗽,每天发烧。”张先生的妻子黄女士记得,最开始医院当感冒治疗,但病情迟迟没有好转,丈夫被送到武汉同济医院,等肺部CT出来,他就被隔离了。

12月31日下午,张先生被转往武汉金银潭医院,被完全隔离,黄女士只能和丈夫视频通话。“医生说我丈夫感染的是一种和非典差不多的病。”黄女士很害怕,立刻带着全家人去检查,好在家人确认没被感染。

隔离区无法进入,黄女士每天只能与丈夫视频通话。在视频中,她看到另有四五人被隔离,年龄在30多岁到50多岁之间。丈夫没什么精神,总是告诉她,自己每天都在发烧,吃不下饭。

最开始,感染者多与华南海鲜市场相关。华南海鲜市场位于武汉市江汉区,距离汉口火车站1.3公里。工商资料显示,该市场成立于2005年,经营范围包括市场物业管理、停车场经营;水产品、初级农产品的批发兼零售。

2019年12月31日,疫情刚刚出现时,红星新闻是最早一批实地探访华南海鲜市场的媒体。当时记者走访发现,有遗弃的兔头及动物内脏散落在市场西区六街角落。附近一位商户称,六街有几家卖野味的,有野鸡、蛇等很多品种,“你来晚了,(都)关门了。”

在附近街区,部分摊位附近有闲置的铁笼。对于记者询问是否有野味售卖的问题,摊主显得非常警惕。在西区入口,红星新闻记者向几名卖干货的摊主和小卖部店主询问,哪里能买到野味,他们都说“往里走”。

近日,网上流传出的一张图片显示,一家名为“大众畜牧野味”的摊位售卖的野味种类多达42种,包括竹鼠、狗狸獾、猪狸獾、果子狸、狐狸、树熊、孔雀、大雁等,“均可活杀现宰,速冻冰鲜,送货上门”。

1月22日,红星新闻记者在华南海鲜市场东区,看到了一家同名的店铺。店面朝着新华路,但店门紧闭。记者拨打图片上的电话,未能接通。

关门的不仅是这家“大众畜牧野味”,红星新闻记者发现,市场东区、西区所有商户均已关门,有些店铺门上贴着1月1日发布的“休市整治通知”。

“市场里有1000多户商家,虽然是海鲜市场,但卖什么的都有,海鲜占一小部分。过年是商家最赚钱的时候,休市对商户和周围的酒店都有影响。”附近一位商户说。

1月22日,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是武汉一家海鲜市场非法销售的野生动物。

自武汉市卫健委发布通报称此次疫情与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有关后,多部门对市场进行管控,除相关工作人员外,禁止他人入内。为减少市场内商户的经济损失,当地政府在市场外的办公室楼下设置补贴点。

红星新闻记者1月22日看到,在“大众畜牧野味”店对面,有十几名商家在排队。附近工作的一位市民告诉记者,市场内每家商户除了获得1万元补贴外,所进货物按照进价称重后计价赔偿。

而随着疫情加重,此前的1月21日下午,武汉市曾宣布继续加大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休市后管控力度,24小时管控市场及其周边出入口。

据武汉卫健委通报,第一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感染者,61岁的男性患者,于1月9日经抢救无效死亡。病原学检测结果提示新型冠状病毒核酸阳性。该患者常年在华南海鲜市场采购货物。

1月18日晚,接到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医生的电话时,陈先生还在深圳上班。医生说他母亲病情严重,需亲属立即前往医院,配合处理相关事宜。第二天,他赶到医院,值班医生告诉他,已被确诊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

随后,他签署了2份文件,一份《病危通知》、一份《抢救须知》。但他并未看到母亲的病历或检查报告。因为,母亲一直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陈先生只能焦急地在外面等消息。

晚上11点左右,医院电话再次打来,母亲去世了,享年63岁。因为家距离此次疫情发源地华南海鲜市场只有2公里,母亲确诊前,他就想过母亲可能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

陈先生介绍,2019年12月底,他母亲出现了类似感冒的症状,去医院检查后按感冒治疗。2020年1月14日,母亲突然休克,被连夜送往医院救治,但当时病毒检测结果是阴性,医院没让陈母住院。第二天,母亲病情加重,再次被送往医院救治,进行了全面检查。“CT照上,我妈的两肺已经全白了。那时候,才基本确定被感染了。”陈先生说。

“从出现疑似症状到确诊、离世,只有20来天。”陈先生说,他继父因照顾母亲,也被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目前正在医院接受隔离治疗,情况不是很乐观。

母亲去世后,因为考虑其遗体可能携带病毒,他们家属同意了医院将遗体尽快送往殡仪馆火化的要求。“虽然没能见上母亲最后一面,但这种特殊情况下,我可以理解。”陈先生说。

他告诉红星新闻,他的朋友75岁的徐大鹏及其72岁的夫人疑似感染了严重肺炎,10天内先后去世,但均未通过检测来确诊是否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

1月22日,环保组织自然之友官网称,自然之友原理事、绿色希望行动武汉小组负责人徐大鹏老师因肺部感染,于1月21日离世,具体感染原因尚不明确。

据媒体报道,徐大鹏身体一直很硬朗,没有慢性疾病。在妻子被隔离之前,两人一直同住,转入呼吸内科住院后也曾多次陪床。在送走妻子的头几天时间里,他的身体没有任何异常。四五天后,他的身体开始感到虚弱,并伴有气喘。

1月20日,徐大鹏到武汉第六医院检查。1月21日,他的肺部CT诊断为肺部感染,随后被送往汉口医院,但未能抢救成功。

“他走得太快了,没做什么检测。”刘先生说,1月22日凌晨,徐大鹏的遗体在汉口殡仪馆被火化。

红星新闻注意到徐大鹏和他妻子,以及陈先生的母亲和继父都属于年龄偏大的感染者。据此前武汉市卫健委副主任彭厚鹏介绍,此次肺炎疫情重症和危重症病例普遍年龄偏大,60岁以上的占70%。同时,这些患者都不同程度的患有基础性疾病,如高血压、脂肪肝、肿瘤等。

随着武汉市对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的防控措施升级,医院成了抗击疫情最重要的地方。

1月22日中午,汉口解放大道1277号,协和医院门诊大楼一楼,每隔几步就竖立着“请佩戴防护口罩,就诊前先测量体温”的告示牌。所有医护人员都身着防护服,前来就医的患者也都戴着口罩。

侧面的体检大楼一楼已被临时改为发热门诊,60多个正在打吊针的病人挤满了大厅,旁边的走廊里,超过130名病人分成三队,等待就诊,人群里不时传来咳嗽声。

52岁的李先生刚从门诊药房取药回来,他说:“前天晚上,我和岳父同时感到不适,量了体温,38℃。”因为家里的保姆之前有肺炎,李先生和岳父第二天一早就到了协和医院。

让李先生没有想到的是,医院已人满为患,队伍都排到了医院外面。等着看病就站了大半天。李先生就诊后,门诊病历显示:李先生于20日上午10时41分前往协和医院就诊。19日晚,无明显诱因出现发热,最高体温38℃,伴咳嗽,乏力,关节肌肉疼痛,不伴胸闷气喘,自行口服“感冒药”“阿奇霉素”好转。备注:不适随诊。

为了避免感染家人,李先生没有回家,“白天在医院打吊针,晚上到酒店开房休息。”而他的岳父因为年近8旬,排队“苦不堪言”,“坚决不再去医院了。”

将近下午一点钟,李先生终于打上了吊针,看着周围挤满的病人。李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并不担心自己目前的病情,“症状轻微,只能列为疑似。”

疫情遇到春运,人员流动频繁。1月20日开始,各地开始通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或疑似病例。

截至1月23日24时,国家卫生健康委收到29个省(区、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830例,其中重症177例,死亡25例,其中湖北省24例、河北省1例。20个省(区、市)累计报告疑似病例1072例。

据财新报道,广东省珠海市卫健委1月20日通报,该市确诊一个“人传人”案例。一对父母从武汉到珠海女儿家探亲,一家三口都感染了“武汉肺炎”。

1月11日,78岁的父亲、76岁的母亲从武汉出发,乘坐高铁到珠海49岁的女儿家。1月15日,父亲感到不适就诊,1月17日转送至中山大学附属第五医院。母亲与女儿也先后出现发热等症状。次日,病人由医学观察转为隔离治疗。

面对疫情,全国多个城市开始部署疫情防控工作:在全市各类医疗机构已全面加强预检分诊和发热门诊的力量配置,规范开展对可疑病例的监测、筛查、诊断治疗和处置工作;在机场、火车站、长途汽车站等重点场所启动体温监测机制,并做好隔离治疗和病例救治,确保将确诊病例集中在定点医院进行救治。

武汉市民杨小姐是江岸区蕃阳街一家民宿的房东,她告诉红星新闻,自从疫情在各地区相继爆出后,她就接连收到了近10位客人的取消订单申请,从21号起陆续所有订单全部退完。

杨小姐所开的民宿位于武汉市江岸区鄱阳街,距闹市江汉路步行街仅50米。而该条步行街是武汉著名的百年商业老街,是武汉最繁华的商圈之一。有媒体报道称该步行街一天的人流量曾达30余万人次。“现在这条街上的商铺已经关了一大半,也没什么行人了,零星几个走着的,还都带着口罩。”杨小姐说,“没客人也行,就当放松了,陪陪家人吧。”

为了控制疫情,1月23日凌晨,武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1号通告:自2020年1月23日10时起,武汉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

在“封城”前,武汉市新洲区一菜农陈某曾以2.5元/斤的价格,将西兰花批量出售给菜贩。而23日一大早,又有几名菜贩陆续联系上他,表示愿意以3.4元/斤的价格收购他手中剩余的西兰花,“我菜地里的其他蔬菜他们也再次收购了,价格也比以往要高。”

据湖北本地媒体报道,在看到“涨价菜”照片后,湖北省市场监管局第一时间转交武汉市局核查处理。同时,湖北省局价监处也第一时间电话约谈了中百、武商负责人,提出严正告诫。目前,反应涨价的门店已基本恢复日常菜价。

封城后,江汉路步行街上,市民很少,只有零星几家店铺开着门;武汉天河机场、汉口火车站、公交车总站、地铁口,广播里播放着停运通知,退票处不时有旅客办理退票,有些戴着口罩拉着行李箱的旅客,本计划回家过年,来晚了,只能望着围起来的栅栏发呆……

到附近超市购买生活用品,到药房买口罩、洗手液和预防药品,定时给自己和家人测量体温,成了很多“留守武汉人”封城第一天的常态。不少在外工作的武汉人都没有回家,有的甚至走到半路,又折返回去。

此前,武汉大学医学院病原生物学系冯勇副教授表示,现在疑似的病例太多,完全超出了医院的接诊能力。而就医院目前的条件,是不具备接纳这么多病人,医学圈里也有人建议将一些大型场所拿出来作为紧急隔离场所。

冯勇认为,目前医学圈内基本接受了整个疫情在三五天内急剧扩大的现实,武汉市目前的社区动员,应急响应,各方举措是合理、到位的。当务之急是医护人员的自身安全,组织好医护人员轮流上岗和休息,真正的隔离要做好。

冯勇说,相对于交通进出管控,其他公共场所的消毒,医院目前的情况更复杂,病人密度太高,不利于疾病控制,而SARS时期的小汤山模式值得借鉴。

1月22日,国务院新闻办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工作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局负责人焦雅辉表示,如果疫情发展到一定程度,将改造医院集中收治病人,而目前国内疫情还远没有到达这样的程度。国内的医疗资源足够为广大患者提供及时的诊疗服务。

1月24日,武汉版小汤山开建,上百台机械同时作业。竣工后,此地可容纳1000张病床。而这一天,正是大年三十。

今天中午,张先生的爱人刚刚去菜市场买了点青菜,本来担心菜市场关门,但实际上菜市场里的菜品还很丰富,没有涨价。

他们准备做几个好菜,全家呆在家里,晚上看春晚,“也不走亲戚了,我们这个情况,走亲访友人家也不欢迎,就不给人家添麻烦了,我们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吧。”

红星新闻记者 蓝婧 潘俊文 王震华 任江波 罗梦婕 沈杏怡 罗丹妮 彭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